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sj123

绿色的生命,蓝色的天空,和谐是我们的大家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下者我们的天下,国家者我们的国家,社会者我们的社会,我们不说,谁说,我们不干,谁干。做我们该做,干我们该干的。

暴风雨中的父子  

2018-07-01 22:42:1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暴风雨中的父子

将近七月了,从春起到现在,一滴也没下雨。天就像个大烤炉,炙烤着人们。除了水浇地,其它地荒芜着,无精打采的稀疏的长着几颗旱蒿。早上太阳一出来,直到晚上太阳落山,整个一天由干热,燥热,到闷热这样循环着。你走在大街上,太阳灼灼耀眼,使劲地晒着,整个大街炙烤、烘闷、空气干燥的噎人。到了晚上10点多总算是凉爽一点儿,但只要躺下就浑身渗汗,风扇、空调一会儿就成了热风机。浑身黏糊糊的热的发痒,床单粘裹、粘贴着四肢,胸闷、烦躁在骚扰着、折腾着你很难受。湿热、疲倦、劳累、困乏、浑身瘙痒陪伴似睡非睡,惺惺忪忪地熬过一宿。连日的高温燥热,身体几乎要透支,晨练已间停了两天了,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双休日。

星期一,吃完早饭,准备上班, 从窗里看见天空的四角乌云密布,黑压压的。风中带着雨的味道卷入了房间。哦!这天很可能要下大雨。找到一把伞,随身带上,以防不测。伞握在手中,忽然心里蹦出杜甫的那句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屁天下寒士俱欢颜!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”这诗句体恤疾苦,悲天悯人,充满博爱大众的情怀。我不觉有些自嘲起来。天气这样旱,好不容易要下点雨,就雨伞雨衣的防御起来,害怕被雨淋湿了。就好像和天宫作对一样。我看了看天,黑云跌宕,阴的水罐一样,这雨水马上就要泻漏下来。我咬了咬牙,忍了忍,还是狠心地把伞拿上。心想只是拿上而已,在说了,这雨也许等我到学校才会下起来哪。我不想对抗老天。我渴望痛痛快快的下场大雨,尽早解除旱情。即使大雨把我浇成落汤鸡,我也心甘情愿。只要雨下透了,把自己浇成啥样也值。

 外面,凉爽的雨气簇拥捉着,风是凉爽清净的,空气是清爽湿润的。在大街上的人们精神也抖擞起来,不见了往日的浑噩萎靡状。云愈来愈低,空气愈来愈湿,雨的味道愈来愈浓。这雨味儿润凉,和着淡淡的泥土气息,在空中打着旋四处波动。走在马路上,你可以享受这黑云压城城欲摧,山雨欲来风满楼那样的神韵。

你还别说,这雨前的气象很大气。让人通灵醒豁,情智激昂,心情期盼。“山光物态弄春晖,莫为轻阴便拟归”。我只管向前走去,期盼这雨的降临,让这雨尽情的泼洒,恣意的发泄。把那些积久干旱所形成的病垢尘疴冲刷成碎末。面对风雨,欣喜若狂。我敞开胸怀,徜徉在马路上,坦荡的迎接暴风雨的到来。

我喜欢雨霁彩虹飞卧的景象,更渴望看到雨后天晴那静美出新的自然风光,那祥云飞渡的灿烂天空,和那万物晶灵剔透的葱萃的景致,还有那等待已久的殷殷笑容。

雨终于来了,雨滴稀稀拉拉地落在身上,砸在地上,就像一个个铜钱那么大的摔碎了的银花。雨点落在身上感觉凉爽戏痒,浑身紧簇瑟缩。我握紧了雨伞还是舍不得打开它,心想还是等这雨在下得大一些再打开它,别打扰了雨的兴趣,因为头场雨来的不容易,特别的难下。

雨越来越大,耳边只听见哗啦轰轰的雷雨声,别的什么也听不见。我浑身被雨淋湿了,衣服全都贴裹在肌肤上,马路上的水已经湮没脚面,水喧闹的冲刷着路面,已经顺流成河,雨滴密密麻麻的打落在河流上,形成无数个急促的小漩涡。我在风雨中艰难的打开了伞。心中惬意地说道,该到打开它的时候了。

雨越下越大,风雨交汇着,宁着劲,打着旋,无数个雨滴砰砰地打击着雨伞。我在风雨中趔趔趄趄,踉踉跄跄的行走着,终于来到了学校。同学们和风雨抢夺着伞,这伞已经无济于事,他们都被雨淋成一个个小水鸡,顺着雨水踊入校园。

学校院内教学楼所处的底平面和校门口水平落差较大,教学楼处于马路南面的低水平面处,距离学校门口将近60米左右两个平面交汇形成的陡坡上面,雨水顺着陡坡很快就涌了下来。在学生通向南面和东面教学楼通道的岔口地段,正是水流汇集的地带,整个操场的塑胶草坪成被水淹没,在绿茵塑胶草坪的铺陈下,清亮喧闹的雨水、绿油油的草坪,在操场上形成了美丽的“堰塞湖”。

雨猛烈的下着,上学的学生们一一个个被雨打的蒙头蒙脑的,迷失了方向乱窜乱跑。风雨中在岔口地段屹然的站立着一对父子,在那形成了一大一小的父子俩儿的人墙,在指挥疏导拦截着在风雨迷茫的学生们,防止学生们被风雨卷入“堰塞湖”。那父亲一手拉着儿子,他全然不顾自己和儿子被雨淋湿,在风雨中呐喊着,全力的拦截指挥着。那儿子和一年级的孩子同样般大小。小孩似乎对着凶猛的暴风雨无所畏惧,一只手死死的被父亲攥住,托曳着。这孩子在风中要摇摆着,随父亲一同呐喊,挥舞着。风雨无情地打在他稚嫩的脸上,雨水从头顶一直泼浇到脚上,儿子浑身从上往下流着水,他不停的用另一只手撸去脸上的雨水,身体随着父亲的手臂在哪摆动,他跳跃着,喊叫着,叱咤着,那乖戾恣睢的状态,好像是在暴风雨中玩耍一样。

 雨中停了,太阳出来了,所有的学生都安全进入了教室,操场上青绿的水面上,静静地倒影着父子俩的身影,这身影是那样的悠长美丽。父亲弄了弄了儿子的衣服,把儿子送进一年三班的教室。然后,回到了校长室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晴朗的天空,云霞灿烂。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”。这对父子的形象深深感动着我,这形象将成为校园中无言的校训,永恒的屹立在校园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2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