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sj123

绿色的生命,蓝色的天空,和谐是我们的大家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下者我们的天下,国家者我们的国家,社会者我们的社会,我们不说,谁说,我们不干,谁干。做我们该做,干我们该干的。

村支书妻子的豪车梦  

2018-04-05 07:45:5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村支书妻子的豪车梦(原创)

    村支书刘长发,在妻子小兰的撺掇、催逼下,终于花去积攒了多年的积蓄,圆了妻子的梦,卖了一辆夏利N5 小轿车。由于正是电视剧《乡村爱情》热播的年代,汽车的颜色也是妻子小兰中意的,是和电视中谢永强家的汽车一样的颜色。这是村里第一辆家庭小轿车,也正是家庭小轿车进入家庭还是个梦想的时代。

   家里有了小轿车,妻子小兰经常坐在副驾上,或是自己开着那蓝光闪闪的小轿车奔驰在村里、镇上的大街小巷。她出尽了风头,摆足了阔气,那时的小兰觉得她是世上最幸福和最值得骄傲的人。

改革开放让中国的农村飞快的发展,不到十年的光景,小轿车已经进入了寻常百姓家。乡村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到处飞奔着小轿车,一般人家都开上款式新颖,配置高的现代小汽车。和长发书记家那辆要报废的小轿车相比,都不能用逊色一词,就好像展翅高飞的华丽凤凰与落魄的柴鸡。

这让小兰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她觉得别人都开上了款式新颖的豪华小轿车,而她家还是那辆破旧的车。她很是自惭形秽,觉得很寒伧,丢面子,很痛苦,很难过。她很伤心,为此她经常和长发书记发火。要求再买一辆新的小汽车。

“看看人家那崭新的汽车,开着得多豪爽、气派,看看咱家的那破车,比秦始皇的三姑奶奶的车好不到哪去!我没脸开它了! 还是堂堂的村支书呢,丢人! ”小兰恼怒的骂长发。

“将就着开嘛!那来的钱啊!再说,村里现在正忙着扶贫攻坚呢!那有空啊!”

“扶贫!我看咱们都快成了破落户啦!你还滋滋有味地帮人家脱贫,真丢人!”

长发赖赖歪歪地哄着小兰,推三到四的总算把小兰给糊弄好了。

星期天到了,在镇上寄宿制学校读书的女儿放假了。小兰开着小破车去接女儿。校门口的大街上,停靠着一排排家庭小轿车,小兰觉得顶数自己的车破烂。

小兰缓行在拥挤的道路上,迎面开过来一辆丰田霸道。那高大宽敞的驾驶座上,端坐着华丽的妇人。那妇人鸣着喇叭,向小兰挥手示意,小兰一看是自己初中的同学。小兰心里一惊,心想上周她还开着一辆悦达起亚K4,又换车了。那妇人紧挨着小兰把车滑过去,看看驾驶破烂车的小兰,忍俊不止,轻蔑的一笑,从车窗里伸出头来,玩笑着说:“啥年代了!支书太太,该换车了!”然后呼的开车走了。

小兰羞涩难过地拉着女儿把车开回到了家。心里像泼进了脏水一样的痛苦、伤心、难过。长发在村里研究落实国家扶贫养殖项目,研究如何为贫困户购驴,让那些贫困户通过发展养驴增加收入实现脱贫致富。

晚上8点钟长发才回到家,发现妻子小兰的气色难看,还没等长发开口,小兰就乱七八糟的嚷嚷起来。

“真他妈的窝囊,丢死人了,咱们再不换车,我真的没法出门了。”“这又是谁惹你了?发这么大的火。”

女儿说:“我妈今天是受刺激了,不对,是受侮辱了。”女儿把母亲小兰遇到同学妈妈开新车的情形告诉了父亲。

“听同学说,那女的开的车价值60多万!真涨!”女儿说。

长发有些不自在地说:“奢侈,虚荣,开那么大排量的车,油都烧不起。”

小兰气急败坏地指着长发骂到:“天天就想着那些贫困户,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你老婆都让人家侮辱了。”

长发半晌没之声,最后,无奈地黏黏糊糊哄诱着小兰说:“等我忙过这阵子,张罗点钱,买就是了,你们这些妇道人家!争风吃醋,死要面子。”长发又哄了一阵子小兰,直到不生气为止。

女儿看母亲不生气了,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我妈就是不嫌累,爱慕虚荣,啥车不一样!清贫简单的生活最可爱也最平安幸福!”

“小毛丫头,你懂个啥!不要你教训我。”小兰责骂女儿道。

 

近几年,各级各类的同学会,风起云涌。元旦到了,长发和妻子小兰去县城参加了小学同学会,这些同学虽说都是本村的。三十多年了,他们当中有的从小离开家在外地居住都互不相识了。为了让妻子小兰不因自家的车而丧失体面,让她有个好兴致,去时长发安排村会计小宋开着他那辆破旧车把夫妻俩送去,到时再打电话让小宋来接。

岁月的沧桑把人造化的形形色色。童年那稚嫩的面孔早已面目皆非。老同学见面,他们极度的回想着,一一相认。长发在寻找自己的同桌,外号叫“小跳子”的陆久。一位头发黑的亮晶晶的,胖胖的戴眼镜的老板模样的,也正在打量着长发。只见这位移动那阔绰的身体,窜上前来紧紧地握住长发的手,欣喜的说到:“刘长发大哥!中国农村的支部书记,了不起呀!老同学!猜猜我是谁?”

长发打量着,回忆着,终于他发现了这位眉心中隐悬着的那颗疣痣,大声的喊出:“陆久,我的小跳子!” 两个人久久的拥抱着,眼泪夺眶而出。儿时的同学,回想起那天真无邪的年代,有说不尽的话,谈不完的友谊。长发得知陆久,这些年漂泊异乡,在搞焦炭生意,如今资产已过亿元。

长发高兴,有些喝高了,妻子小兰更是忘乎所以了。她今天超级的衣着,使得她特别的迷人。她博得老同学的赞许、夸耀和青睐,她觉得自己今天自己是世上最美丽的,好像是被幸福的祥云包裹着,她得意忘形了。

宴席散了,长发上卫生间,给会计小宋打了电话,告送他可以来接他们回家了。

小跳子陆久被小兰黏贴的一直陪长发到最后。小兰特别的钦佩这位小跳子,钦佩他的阔绰、体面。小兰心扉蠢蠢,心想:“有这样一位丈夫,生活得多体面啊!要什么,有什么……”小兰做梦般的胡乱的想着。

会计小宋找到了长发,长发告送陆久说道:“我的车来了,我得回去了,咱以后得常联系!”陆久再三地应许着,他贪婪地像个幽灵一样看着小兰,小兰也失魂落魄,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这陆久固执的非得把他们夫妻俩送到车里。当他看见他们竟然做这样破旧的车,紧忙上前拍拍车窗,叫师傅打开车窗,显得很遗憾的说:“哥哥啊!一个堂堂中国村支书,竟然坐这样破旧的车。有啥困难,回去告送兄弟,兄弟帮你解决!”他又看着小兰惋惜地说道:“委屈了我的嫂夫人,告送你哥哥,今后你若再委屈了嫂子,我就把她撬走啦!”小兰一下子清醒了,她懊恼、沮丧,伤心,她狼狈地催促小宋:“快开车走吧!”

回到家,小兰万分的懊恼,发疯似的大声哭喊谩骂长发:“你个没出息的东西,我怎么瞎眼嫁给了你,连一辆像样的车都换不起,看看人家,你还腆着脸让老百姓脱贫,丢死人啦!……”长发被小兰一通大骂,骂的狗血喷头,酒也醒了。

长发也觉得自己是很窝囊,对不起妻子,连自己心爱的老婆的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。想想小跳子说的话,自己真是委屈小兰了。于是他心中的欲望开始膨胀起来。他决心不让老婆在别人面前难看,不让她伤心、痛苦、难过,要让老婆漂亮的容颜更加有尊严,活的更潇洒。

长发愧疚地哄着小兰:“是我不好!老婆,这些年委屈你了!”长发向老婆发誓,斩钉截铁说:“明天让他老舅过来,让他借给我们弄点钱,凑够了钱,你和他老舅上县里接回一辆不行吗?”

第二天小舅子丁铁来了。丁铁是生意人,这些年专贩卖牲畜,有点积蓄。这回他带来了20万元现金借给姐姐买车。

   长发说,“咋借给这么多。”

“姐姐说要借20万,少了怕不够。”

“你可够大方的,借这么多,我可没年月还给你。一个农村妇女,非得买那么贵的车。奢侈、虚荣!

“我的大书记,我姐姐长得那么漂亮,还不配一台好车吗?亏你干了这么多年的书记。活人还能让尿憋死!眼下有个赚大钱的买卖你挣不挣?”

   “哪来的赚大钱的买卖,净胡扯。”长发被丁铁弄得懵圈了。

丁铁告诉他,可以利用村里的扶贫养殖购驴项目,通过卖驴来转一笔大钱。你想想现在市场上一头驴差不多都得值10000多。国家给每个贫苦户兜底5000元,这剩下的钱由贫苦户个人出腰包。丁铁详细的给长发算了一笔账,说如果成功了可以轻松的赚上20多万,到时候你还我那20万还是事吗?

长发机灵灵的抖一下,很害怕说,现在形势这么紧,万一出了事你我就都完蛋了。再说,村里已经选出了集体采购代表团,由7名村民代表和我去外地采购卖驴。这样贱买贵卖,勒索赚那些贫困户的钱,有些不厚道,在要饭花子手上抹粘粥,有点不忍心啊。

丁铁又说,这年头还讲厚道,有钱你就厚道。至于那些代表,那还不是你说得算,走走形式而已。你看去年那南山湾子村给贫困户卖驴,你是知道的,不也是选出来代表,你问那个代表和村干部去采购了。不也就那么回事,装装样子罢了。

长发没吱声,在呆呆地想。妻子小兰嗲声嗲气地说,我的大书记还傻想哪,机不可失!胆小鬼,到嘴的肥肉都衔不住。要不我给小跳子打个电话吧!你知道小跳子是咋告送我的吗?我要是张张嘴,别说几十万,要个百八十万他都痛快地给我送来。告送你刘书记我这可不是吹牛,我早就不想跟你过这个穷酸、没脸面的日子了,

长发一下子被彻底击垮了。他红着脸,一拍大腿说,好吧!这事就咱们俩做了,你是牲口贩子有经验。

半个月后,在长发书记的组织下,花去了近100万元钱,从外地购回50多头驴,分发给每个贫困户。

小兰也开上了40多万元的小轿车。她再次风光起来,她感觉这世上,她是最美丽的,最恣意幸福的。

还没到一个月,村里几家贫困户分得的毛驴生病了,大多是脱毛掉毛,赖赖歪歪的不爱吃草。贫困户老孙头家分到的那头驴还把家里原来的驴都感染了,最后,老孙头家分得那头驴还是死掉了。倔强的老孙头和那几户贫困户找到长发书记理论,讨要损失。

长发心里很乱,和老孙头他们嚷嚷了一阵子,最后长发以经营不善致死和村里没关系回绝了老孙头他们。一气之下老孙头带着几户贫困户到镇政府去讨说法了。

不几天,村支书长发被警车带走了,据说是滥用职权涉嫌敲诈勒索,要判刑的。妻子小兰的新买回来车也被依法罚没。小兰觉得天塌下来了,她后悔的痛不欲生,哭的泪人一般,她很想念以前的生活,很想回到从前。

她想起女儿以前奉劝她说的那句:“清贫简单的生活最可爱也最平安幸福!”她更是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哭起来。

村里的老百姓议论纷纷,他们有很多人还为为长发书记惋惜。都说,长发书记没摊上个好媳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